首页 > 使馆新闻动态
驻以色列大使杜伟接受希伯来语媒体书面采访
2020/04/17

  4月17日,以色列发行量最大的希伯来语报纸《今日以色列》在其周末特刊《第一信源》及网站刊登杜伟大使书面采访。杜大使就中以合作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中以关系前景、中国发展道路以及涉疆、涉港等问题回答了对方的提问。全文如下:

  1、问:您一抵达以色列就居家隔离14天。以此种方式开始新工作,您有何感受?

  答:我是在中国奋力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特殊时期上任的,这就决定了我的工作有一个极不寻常的开始。2月15日抵达以色列后,我严格按规定在官邸自我隔离14天。在这14天中,我没有离开官邸一步,与使馆同事也是“零接触”。我想通过自己的实际行动,向所有以色列朋友传递一条信息,中国是负责任、守规则、可信赖的国家。

  隔离期间,我阅读了首位访华的以色列总统哈伊姆·赫尔佐格的自传《亲历历史》以及《耶路撒冷三千年》等书籍。虽然我还没有机会广泛接触以色列朋友,但我从这些书中更多地了解了犹太民族。中华民族和犹太民族都是从苦难中走来,在逆境中奋发,相信这场抗击疫情的斗争必将再次锤炼我们坚韧不拔的民族品格,加深我们患难与共的友好情谊。

  2、问:您怎么看待以色列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措施?中国有什么措施值得以色列学习?

  答:当前,以色列面临疫情的严峻挑战。在应对疫情方面,以色列政府采取严格措施,取得积极成效。据我观察,大多数以色列民众对政府的抗疫努力是充分肯定的。

  各国国情不一,抗击疫情的做法各有所长。中方支持以方抗击疫情。我们已经举办2场中以医疗专家视频研讨会,交流分享抗疫经验。我们积极为以方在华采购、运输医疗物资提供协助和便利。中国地方省市、企业和普通民众也积极向以方捐赠物资、表达慰问。据以色列驻上海总领馆统计,他们已经收到总额超过400万人民币(约合200万新谢克尔)的捐款及物资。只要我们坚定信心、携手应对,就一定能赢得这场人类同重大传染性疾病斗争的胜利。

  3、问:作为中国外交官会有什么特质吗?最近一段时期是否感觉(工作)更艰难?

  答:外交官是国家的代表,我们的职业生涯与国家命运紧密相连。通过不懈奋斗,中国取得举世瞩目的国家建设成就。人们形象地说,中国已经接近世界舞台的中央,中国外交官也跟随祖国,来到了舞台的聚光灯下。这既是无上的荣耀,也是重大的责任。

  如今,与中国有关的话题在以色列和世界各地非常热门。其中有许多中肯的见解,但也难免因为距离遥远、文化差异以及少数人别有用心的误导,出现对中国的误解和无端指责。作为外交官,需要帮助外界更加客观地了解中国,这正是我们工作的重要方面。因此,我非常期待与以色列媒体、民众和社会各界深入接触,广交朋友,向大家介绍一个真实的中国,不断为中以合作聚集人气。

  4、问:中国在阻止新冠肺炎病毒传播方面有什么经验教训?世界能为此做些什么?

  答:在我们举全国之力发起疫情阻击战的时候,就一直有声音对中国的应对举措冷嘲热讽。疫情在全球爆发并蔓延后,这种声音又变成“中国责任论和道歉论”。这种歪曲事实、寻找替罪羊的行为,和历史上将疫病归咎于某一特定族群一样,令人不齿。疾病是全人类共同的敌人,需要国际社会团结应对。

  习近平主席说,疫情是对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一次大考。中国政府和人民通过前所未有的艰苦努力和重大牺牲,阻断境内疫情传播,为全球赢得宝贵时间。在国内疫情好转后,我们克服困难,有序复工复产,积极支援世界各国。中国的表现会由科学和历史来评判,绝不是由少数别有用心的政客来下定论。当然,既然是一次考试,就会有经验和教训。中方会做好总结,加快补齐自身治理体系的短板和弱项,为保障人民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筑牢制度防线。在此过程中,我们欢迎世界各国提出建设性意见。

  5、问:您在以色列工作的主要目标是什么?

  答:我的家乡哈尔滨在20世纪初接纳了大量犹太移民,而犹太人也为这座城市的发展付出了智慧和心血。他们建设的犹太会堂、学校、银行、旅馆等许多精美建筑,虽历经百年风雨而依然保存完好,构成了我对故乡不可磨灭的记忆。

  作为一个有缘人,我此次来以色列工作的目标可以用两句话概括:我为友谊而来;我为合作而来。哈尔滨的故事只是中犹千年友好的一个缩影。我希望加强两国人文交流,推动两国人民,特别是年轻人之间的相互了解,促进双方文化、旅游、教育等领域合作,让中犹友谊世代传承下去。2017年,中以建立创新全面伙伴关系,希望在我的任期内,能够推动双方合作“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6、问:中方是否打算在未来几年内增加对以色列投资?

  答:近年来,中国对以色列兴起一股“投资热”,其中既有企业并购,也有基础设施项目承包建设,双方均从中获益,我们乐见其成。但中国对以投资总量仍然很小。截至目前,这一数字只有80亿美元,不到中国对外投资总量的0.4%,这说明,我们的投资合作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中国对以色列投资建立在相互尊重、平等互利基础上,不掺杂任何地缘政治动机,不附加任何政治条件,不对以色列的安全构成任何威胁。我听到一种论调,说中国会买下以色列,因为以色列太小了。这种论调或纯属荒唐,或别有用心。新加坡比以色列小很多,中国在那里有大量投资,但你们听说过新加坡国家安全、主权和独立因此遭到损害吗?中国国土没有一寸是买来的,中国更无意买下任何国家。

  7、您认为随着中国旅游业的增长,以色列会成为重要目的地国吗?

  答:在两国政府和业界共同努力下,以色列已经成为中国人旅游的热门目的地。2015年至2019年,赴以中国公民从每年不到5万人次上升至15万人次,这期间以色列公民赴华旅游的人数也常年维持在10万人次左右。考虑到中以之间的距离和以色列的体量,这些成绩殊为不易。

  文化和旅游最能拉近民心。一些赴华考察的以色列朋友说,中国的开放、包容和社会经济发展成就让他们感到震撼。同样,以色列有丰富多元的自然地貌、悠久厚重的人文历史,正越来越成为中国人海外旅游的新热点。疫情结束之后,我们将和以方加强合作,推动双方人文交流蓬勃发展,不断加深两国人民的相互了解,为中以关系发展奠定更为强劲的民意基础。

  8、中方是否理解以色列对伊朗问题的关切,是否有必要对伊朗实施制裁?

  答:中方认为,以色列的生存权和合理安全关切应该得到充分尊重。我们坚决反对任何反犹、灭以的言论,同时也反对根据一国国内法对他国实施单边制裁,上述立场是一贯的、明确的。我们希望各方妥善管控分歧,继续全面、有效执行伊核问题全面协议。

  9、中方对中东地区的冲突有何看法?

  答:中东是中国外交的重要方向。中国希望中东各国停止敌对,建立信任,实现和平共处。中东地区冲突不断的历史一再证明,绝对武力带不来绝对安全。以色列与埃及、约旦实现了和平,给三国和三国人民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好处,这也为解决地区问题提供了先例。我们希望中东有关各方能摒弃成见,化干戈为玉帛,通过协商谋求共同安全,实现共同发展。

  10、在您看来,20年后的中国会是什么样子?

  答:《圣经·旧约》记载,所罗门王用20年建造了第一圣殿和他的王宫。因此,20年这个时间跨度在西方文化里,有经过历练,最终获得成功的蕴意。

  展望未来20年,中国、以色列以及其他各国都将继续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奥地利犹太裔作家茨威格在其名著《人类群星闪耀时》一书序言中写道,“不可胜数的事件汇集在最短的时间迸发,他们的决定性影响超越时间。”保护主义、孤立主义的暗流,“黑天鹅”、“灰犀牛”的搅局,以及发展赤字、治理赤字的难题,都在集中显现,需要我们每个国家给出负责任的答案。

  中国的答案是办好自己的事,同时把自己的发展寓于世界的发展之中。当前,中国人民正在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不懈努力。20年后,中国距这一目标已经很近,届时中国经济体量、科技实力等都会比现在更强,人均GDP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中国各族人民都过上比较富裕的生活。但不论中国如何发展强大,中国将始终与包括以色列在内的世界各国一道,通过互利共赢合作,共享和平与繁荣。

  11、您认为未来中国对世界文化会产生更大影响吗?

  答:作为东西方文明的重要源头,中华民族和犹太民族各自创造出光辉灿烂的文化,并为解决当代问题提供历史的智慧。当今世界,各国是走向冲突还是和睦,历史是走向倒退还是进步,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如何看待和处理不同文明之间的差异。中华文明2000多年前就倡导“和而不同”,讲究“万物并育不相害,道并行而不相悖”。我们希望中华文明的这一精神内涵能够在全世界范围内产生更大影响。

  12、国际上对中国的香港政策和对待维吾尔人的政策有不少批评。中方的政策是否会有改变?

  答:我们从新闻报道中获得的并不一定都是真相。摄像机和键盘是客观的,但操作机器和敲打键盘的人却有自己的主观动机。

  比如,中国新疆根本不存在某些人所说的民族、宗教、人权问题,而是反恐和去极端化问题。新疆地方政府依法采取措施,成功遏制了当地的暴恐活动,保障了新疆各族人民的安居乐业。自2018年末以来,已有上千名外国使节、国际组织官员、媒体人士,包括贵报记者,先后访问新疆,他们亲眼看到了新疆预防性反恐和去极端化措施所取得的显著成效。

  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任何外国政府、组织和个人都无权干预。香港回归以来,中方依照宪法和香港特区基本法办事,“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方针得到了切实贯彻落实,香港居民享有的各项权利、自由依法得到充分保障,这是国际社会公认的事实。

  中国在反恐、去极端化和“一国两制”等方面的政策是既定的,不会因为个别人的对华偏见和执念而改变。任何妄图干涉中国内政、污蔑中国的政治图谋都注定不会得逞。中国人常说“眼见为实”,消除对华误解的最好方法是多去中国实地走一走、看一看,多一些了解,少一些喋喋不休的聒噪。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